顾子初.

『朝俞』虐狗日常

  您好,茫茫人海中很幸运与您相识,初次见面,在下顾子初。

  第一次写小甜饼,还请多指教。

  平常是个虐文写手,所以大概这些糖可能会不够吸引人,这是一篇朝俞小甜饼,其中用了好几个梗都出自 @一曲幽兰『自暴自弃不想写文』 文章3k字+,请放心食用。

  祝大家食用愉快。

—————我是分割线(。・ω・。)ノ♡—————

  贺朝一如既往跟着自家小朋友跑去图书馆,然后看着自家小朋友犯花痴。

  阳光洒在谢俞身上,衬出那人更白暂的肌肤,谢俞全神贯注地写着笔记,手指骨节分明,笔随着手腕轻轻摆动,看似无力,字迹却苍劲有力,看得贺朝只想把他的手紧紧握住。

  旁边有些女生看到这个场景窃窃私语:“诶你看朝哥一直在看着俞哥诶,好甜啊。”

  “对啊对啊,每次俞哥来图书馆的时候朝哥都会跟着呢。”

  贺朝侧耳听着女生们的讨论,不知不觉就扬起了嘴角,是啊,我和我家小朋友真甜。

  似乎是察觉到贺朝一直在听着这边的动静,一个女生赶快把自己朋友拽走:“嘘——快走快走别被发现了。”

  谢俞写完笔记刚抬起头准备放松一下手,就看见几个女生像做了坏事一般的逃走而对面的人儿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得不说当时谢俞心里莫名油然而生出一种不妙。

  毕竟一抬头看见有人“逃走”而男朋友笑眯眯看着自己一句话不说的感觉的确挺诡异的。

  “喂——你在傻笑什么。”谢俞挑眉看着。

  “嗯?没有啊,就看看我家小朋友,真可爱。”

  “……傻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朝哥是傻逼。”旁边一个原本安静坐着的男生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惹得旁边人频频回头以示生气。

  图书管理员正生气地走过来打算训斥他的时候,谢俞突然起身一拳打到男生身上,不重,但很有威迫力。

  然后他缓缓说出了那句让贺朝心花怒放的话。

  “傻逼只能我叫。”

  男生:“……”

  “贺朝,出来。”谢俞抱着书就往外走。

  贺朝隐约觉得不太妙。一路上没敢说话,但是他心里甜滋滋的,毕竟小朋友吃醋了。男朋友真他妈可爱啊。吃个醋都这么有型。一出图书馆他就立刻把气呼呼的小朋友抱了个满怀。然后在谢俞耳边说:“对不起小朋友我错了别生气好不好。”

  谢俞:“……”

  长时间没得到回应的贺朝表示很慌,可能小朋友以后都不会让他来图书馆了……并且还会遭遇一阵毒打。想到这儿,贺朝咽了下口水,做好了被打的心理准备。

  但是谢俞一直没有动手。

  贺朝有点儿懵,不明白自家小朋友这是要干什么。

  而谢俞眸里都是茫然,虽然天气有点热但也没推开贺朝,任由他把自己抱得紧紧的,贺朝在耳边说话的时候有点痒,但是谢俞甚至有点享受这种感觉。甜甜的,却不会腻。

  贺朝把自家小朋友眼底的茫然尽收眼底,谢俞眼睛很亮,眸子里像是有万千星辰一般,令他无比欣喜,舍不得挪开视线。而小朋友眼里的星辰刚好完完整整地容下了一个贺朝。

  “走吧,我们去超市。”贺朝伸手揉了揉小朋友的头发,很软很舒服。

  谢俞:“嗯。”

  超市里,谢俞踮脚想拿最顶端的草莓棒棒糖,几次尝试都没能成功,草莓棒棒糖放的太里面了。谢俞皱了皱眉正想吐槽,贺朝却一个抬手就拿到了,从旁边看,谢俞整个人被笼在贺朝怀里,贺朝笑嘻嘻地拿着草莓棒棒糖跟自家小朋友讨夸奖:“看!小朋友,你男朋友是不是很棒。”

  谢俞:“……傻逼。你穿了增高鞋好意思要夸?”略带谴责的语气,在贺朝这边则完全成了:卧槽小朋友好可爱小朋友骂我了小朋友在撒娇吧一定是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一个没忍住——亲了一下正仰着头看着他的谢俞小朋友的嘴。

  不过亲完他就爆炸了:小朋友太他妈可爱太甜了吧。

  谢俞:“……哥。有人。”仔细看的话会注意到谢俞耳朵尖红了。

  “咳嗯,为什么那东西会在对隔的架子上?”贺朝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迅速选择了转移话题。但……刚说完他就感觉自己石化了,而且自家小朋友还毫不留情地补刀:“你想要?给你买些回去?”说着说着结果谢俞自己就先想起了之前去贺朝宿舍看到卫生巾的时候。

  ——当时贺朝语无伦次惊慌失措跟他解释那是军训用来垫鞋子的。

  贺朝:“……”

  回宿舍的路上,谢俞时不时回头看看贺朝嘴里叼着的棒棒糖。

  贺朝:“叫声朝哥就给你吃。”

  其实谢俞没多想吃糖,他也不太喜欢这么甜的东西。但还是不自觉甚至可以说是习惯性地叫了一声朝哥。

  贺朝当场恨不得直接把整个超市棒棒糖买回来就为了听小朋友的一句朝哥。

  谢俞无视了他这副“花痴样”,于是下一刻,贺朝感觉自己口里一直散发着甜味的糖被外力轻轻抽去,回过神来口里只留下了一点残余的甜味,小朋友毫不犹豫将棒棒糖塞进自己嘴里。棒棒糖很甜,但不腻。像他和贺朝一样。

  谢俞一回到宿舍就收到贺朝各种语音轰炸:小朋友我想你了小朋友你理我一下好不好小朋友你吃饭没有小朋友我们明天去约会好不好。

  谢俞听着笑了好一会儿。他清了清嗓子,打了个电话过去:“喂。”

  “朝哥人家喜欢你你陪陪人家嘛——”

  是女孩子的声音。

  谢俞皱着眉听着,脸色有点阴沉,所以当舍友刚洗完澡看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谢俞挨着书桌,他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深蓝色修身牛仔裤,衣服随着他手的动作出现了好几道褶皱,谢俞皮肤本来就白,这么一看不仅更白而且好像更瘦了一点。很好看。可是他皱着眉听电话的姿势的也让舍友瑟瑟发抖:这位大哥不会又生气了吧……?我还是先跑吧……

  贺朝的手机当时是不小心接到的,一个女孩子在他旁边练台词,不过把对象换了一下。

  所以贺朝第二天要接谢俞的时候毫无悬念的被打了一顿。大抵就是谢俞好不容易被他烦出门一想起昨天的电话就生气把他按在地上打。

  贺朝:“小朋友,诶诶诶,小朋友别闹脾气啊。”

  谢俞完全不理会他,继续上手打。

  “贺朝,臭傻逼。是你先招惹我的。现在哄着别人又是什么回事儿?”

  贺朝:“……什么?”

  在一阵毒打和贺朝求饶般的解释之后,谢俞小朋友总算消了气。

  贺朝拿着个雪糕慢悠悠跟在谢俞后面啃。谢俞一转身就撞到了他,雪糕蹭了一点到贺朝手上。

  谢俞指着贺朝手指上的雪糕:“朝哥,你的雪糕。”说罢谢俞便握住贺朝的手舔掉贺朝手上的雪糕。

  贺朝内心:我靠……这也太犯规了。

  ……特别是贺朝看到自家小朋友耳根红了还要装作无事发生的时候。贺朝觉得自己出来约个会都会被小朋友“消遣”死。

  晚饭的时候,谢俞正吃着一块烤肉。

  贺朝;“小朋友。”

  谢俞挑了挑眉:“嗯?”

  然后他就看到贺朝整个人俯下身,靠的很近,近到谢俞看不清贺朝的神情和动作。但他感觉到贺朝呼出的热气轻轻地吹在他耳边,他脸颊上。

  然后下一秒,谢俞感觉自己嘴唇碰上了贺朝温热的舌头。他还没反应过来,贺朝已经叼走了谢俞口中的烤肉并在他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礼尚往来,小朋友。”

  贺朝很快吃完了烤肉,笑了笑:“真甜。”

  夜晚的游乐园到处闪着霓虹迷离的灯光,贺朝好不容易拉着谢俞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晚风拂过江面,鱼儿的游动带起点点涟漪,星光照耀下是几处来自江面绚烂的银光。

  谢俞看不清贺朝脸上的表情,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被贺朝顺势夺走了所有的呼吸。

  贺朝一点一点撬开小朋友的唇齿,然后去够小朋友藏在深处的舌头。纠缠的舌头,带着些许白丝,伴随着两人的微微轻喘而搅动着。

  贺朝看着自家小朋友被吻的连眼睛都泛起一层雾气,而眼中的星辰随之变得神秘。连心都要化了。

  游乐园的烟花在耳边爆发出一阵响声,周围的人因为烟花变得无比兴奋,连江边都闪着因烟花而带来的五彩斑斓的光芒,星光与烟花的光竟很好地交融在一起。

  孩子和大人的欢呼声,烟花的声音,不远处游乐园的声音,喧嚣声汇成同一股庞大的河流。

  可贺朝对他说的那句话,谢俞听得一清二楚——

  “我爱你啊。我的小朋友。”

  谢俞的时间,在这一刻,好像被什么人摁下了静止键。周围的一切声音戛然而止,耳边回荡的,是贺朝低沉的话。

  他看着眼前的人,抓着贺朝的领子就亲了下去。

  狠狠的亲着,像是要宣布主权似的,还想告诉全世界贺朝是他谢俞一个人的。

  远处,在谢俞主动的那一刻,湖面倒映的星辰和那一刻绚烂绽放的烟花,交汇成了最美的样子,这大概是世界给他们的祝福吧。

  后来据有关人士吐槽:贺朝第二天回宿舍的时候一直在炫耀小朋友把他摁在地上打,说这是爱的象征,而且身边的室友表情一有不对劲的就准备开打,后来整个宿舍都笼罩在:那个医学系的谢俞看着冷漠,实际上可爱的要命,人好的要命,甚至很可能是个傲娇的气氛下。

  而贺朝呢,洗完脑就开心的找小朋友去打篮球,不过打着打着就扑倒了小朋友。

  因为小朋友那个腰实在太吸引人了,更别说小朋友打篮球时的动作,手上的红绳绕着白暂的手腕,顺着投篮的动作在手腕上移动着。或是衣服顺势被撩起,露出一块腰,又白又细。

  贺朝当时:完了,我这辈子就彻底栽在这儿了。

—————我是分割线|・ω・`)—————

这篇文章前前后后写了快一个月,主要是中途没灵感差点就鸽了,然后初三党也基本没有时间去写,然后我自己也有加梗,不知道有没有被发现。( •̥́ ˍ •̀ू )对于这篇文,我还是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很遗憾未能把最满意的呈现给大家,最后希望大家不要吝啬,把建议提出来呀。